<form id="85jfdd"></form>

<address id="85jfdd"><listing id="85jfdd"><meter id="85jfdd"></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85jfdd"></em>

        <form id="85jfdd"></form>

          
          

              刘昌新 吴静 王晓明:数字经济国民经济核算应顺势而为

              作者:刘昌新 吴静 王晓明 2019-06-25 09:21 來源:經濟日報
              放大 縮小

                       数字技术创新已发展为新的经济增长驱动力,数字技术进步超越了线性约束,呈现出指数级增长态势。面对此形势,我国亟待建立并完善数字经济国民经济核算标准体系,以及加强数字经济的社会经济影响评估。

                隨著5G、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一代數字技術的發展及其在各個産業的應用,全球正在邁入數字經濟時代。以數字化技術爲核心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正在成爲我國新一輪投資的重點,這將加速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數字經濟國民經濟核算是國家和産業發展的重要參考依據,全球一些國家和機構對數字經濟實施了具體核算,但目前尚未构成統一的核算標准和方法。爲更好地測算數字經濟對國民經濟的服務作用,應及時建立適應我國國情的數字經濟國民經濟核算標准與方法體系。

                數字技術引發新的經濟範式和核算方式

                數字技術帶來了新的生産要素、生産模式,引發了新的經濟範式。數字經濟與經濟社會的交彙融合,特別是互聯網和物聯網的發展,引發數據爆發式增長,數據已成爲新的生産要素。基于數據的數字技術創新已發展爲新的經濟增長驅動力,數字技術進步超越了線性約束,呈現出指數級增長態勢。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雲計算、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區塊鏈等前沿技術將爲未來發展助力。傳統産業數字化轉型將成爲數字經濟,乃至整個國民經濟發展的主引擎。傳統産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步伐加快,新技術大幅提升了全要素效率,這有利于加快改造傳統動能,推動新舊動能接續轉換。

                因而,數字技術將深入影響宏微觀經濟結構、組織形態、運行模式,進而构成新的經濟社會格局。當代經濟社會正處于從傳統的技術經濟範式向數字技術創新應用推動的數字技術經濟範式轉變的階段,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後的更高級經濟階段。

                基于産業邊界不再明晰的現實,應及時構建新的國民經濟核算方式。數字經濟由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共同組成,數字産業化是數字經濟的基礎,産業數字化是産業發展的核心驅動力。數字産業化是與數字技術直接相關的産業部門增加值,比如,信息通訊技術行業就能夠采取傳統的GDP核算方法。産業數字化則是數字經濟的核心,數字技術對農業、工業以及服務業的滲透和融合,將創造新的經濟價值。比如,我國數字技術在社區服務、健康管理服務、養老服務、家庭服務等領域已构成較爲完善的産業生態鏈,部分細分領域如社區O2O市場規模已突破千億元;工業互聯網、物聯網正在提升我國工業生産的智能化水平和産品競爭力;數字技術也推動了智慧農業的發展。

                然而,面對新的經濟模式,數字經濟的核算也面臨新問題,由于它是由滲透性和協同性引致的傳統産業效率提升所對應的增加值,這部分的GDP需要從各個産業的GDP中剝離出來,數字經濟體現在産品的构成過程中,而不是最終的産品,這是傳統會計統計核算工作無法完成的。因而,應從數字經濟創造價值的內涵中提煉核算方法,重點應體現數字技術對傳統産業的技術創新的價值。

                進一步優化數字經濟核算理論及方法

                數字産業化的GDP核算需要明晰核算範圍,産業數字化中的數字經濟GDP核算需要體現技術創新的價值。數字産業化的主要行業是信息産業,主要包括電子信息設備制造、電子信息設備銷售和租賃、電子信息傳輸服務、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其他信息相關服務,以及由于數字技術的廣泛融合滲透所帶來的新興行業。其GDP核算方法是按照國民經濟統計體系中各個行業的增加值進行直接加總。

                産業數字化表現爲技術進步貢獻,技術進步對經濟貢獻體現在以下方面。一是經濟運行成本大幅降低,具體表現在可大幅降低信息獲取成本;大幅降低資源婚配成本,打通線上線下兩個空間,大幅降低資源發現、契約簽訂、監督實施費用,並解決主體間信息不對稱問題;大幅降低資本專用性成本;有效降低制度性买卖成本。二是經濟運行效率顯著提升。具體表現在不斷深化産業專業化分工;提升企業間生産協同水平;助力實現供需精准婚配。

                因而,基于生産模式和效率貢獻,有必要進一步優化數字經濟的核算理論及方法。數字經濟的貢獻體現在從生産要素到産出的生産過程中,在經濟學理論中,一般采用生産函數刻畫此過程。作爲一種新的生産模式,數字經濟對傳統生産函數將提出更多的改進要求。

                首先,數字經濟要求突破原有生産函數如土地、勞動力、資本等生産要素的局限,引入數字作爲新的生産要素,數字要素的貢獻的核算是數字經濟核算的重要內容,如何量化數字要素是關鍵性問題。

                其次,數字經濟改變了資本、勞動力的投入結構,且數字經濟中的資本含義發生了變化,數字經濟發展需要借助于ICT行業的基礎設施投入,因而,生産要素中的資本也需要識別出ICT資本與非ICT資本,並計算不同資本的産出貢獻率。

                數字技術帶來的效率和成本的節約將會引起全要素生産率的大幅提升,如何識別全要素生産率增長中數字技術的貢獻率是關鍵。對于數字經濟動態增長的核算應該建立在經濟增長理論模型上,可以借鑒相關增長模型,引入數字經濟體系下的生産函數,在投資與資本要素動態遞歸增長機制上計算實現。

                科學構建數字經濟國民經濟核算評估體系

                一是應建立數字經濟國民經濟核算標准體系。當前有不同的機構測算了我國數字經濟增加值,由于缺乏統一的核算標准,核算結果相差懸殊。建議依托統計局以及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建立數字經濟國民經濟核算的標准,規範數字經濟的統計工作,並將數字經濟納入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中。

                二是應建立基于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的多角度核算方法評估。在國家GDP核算體系中包含生産法、收入法、支出法,分別是基于生産視角、收入分配視角以及産品、服務最終消費流向的視角而産生的。三種方法相輔相成,理論上三種核算方法結果相同,同時多角度核算,也可以有效判斷並控制數據核算的誤差。因而,建議在生産法核算體系方法外,結合數字經濟的特征,建立基于支出法和收入法的數字經濟核算方法,這是對數字經濟國民經濟核算的重要補充,也將爲數字經濟總量誤差判斷和控制提供依據。

                三是應加強數字經濟的社會經濟影響評估。目前,很多國家或機構都很關注數字經濟影響的核算。我國在數字經濟核算的基礎上,也應該重點關注數字經濟社會經濟影響的核算,並服務于我國社會經濟治理。建議加強基于産業鏈關聯關系對數字經濟間接影響的核算。比如,基于工業互聯網的智能制造産業的發展對拉動物流産業、研發産業、信息通訊産業的影響。此外,鑒于我國就業壓力凸顯,建議加強發展數字經濟的就業影響分析。

                (作者单位:中國科學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

              附件:

                  <kbd id='85jfdd'></kbd><address id='85jfdd'><style id='85jfdd'></style></address><button id='85jfdd'></button>

                          <kbd id='85jfdd'></kbd><address id='85jfdd'><style id='85jfdd'></style></address><button id='85jfdd'></button>

                              热门地区: 无锡 武安市 邵阳 呼和浩 滁州 贺州 定州 临清 日照 宁波 尚志 滨州 新乐市 东港 临安市 肇东 韶关 常熟市 盐城 张家港 邳州 辽阳 茂名 衢州 珲春市 绵阳 保定 南汇 宝山 聊城 宁波 江津市 台州 凉山 营口 东莞 盖州 牙克石 瑞安 兴化市 广安 扬州 大足县 唐山 鹰潭 牡丹江 柳州 九江 丹东 海宁市 枣庄 临沂 广西 贺州 抚州 双城 如皋 余姚市 黑龙江 防城港 漳平市 哈尔滨 蛟河市 牡丹江 长乐市 常州 太仓市 顺义区 东台市 邯郸 本溪 湛江 商洛 铁力 唐山 新民 如东 高密 遂宁 邹城 河间市 铜仁 延吉市 沈阳 蚌埠 淮安 海宁 闵行 福州 卢湾 合肥 六盘水 金华 明光 上虞市 南安 芜湖 云浮 济南 长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