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85jfdd"></form>

<address id="85jfdd"><listing id="85jfdd"><meter id="85jfdd"></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85jfdd"></em>

        <form id="85jfdd"></form>

          
          

                 現在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技與未來

              以夢爲馬之後——《未來簡史》評介

              作者:趙超 2018-07-11 15:19 來源:《科學與社會》
              放大 縮小

                “一旦科技能夠重塑人的心靈,智人就會消失,人類的曆史就會走向終結,而另一個全新的過程則將開始,而這一過程是你我這種生物所無法理解的。”

                ——《未來簡史》,第41頁。

                作为迄今地球上存在过的最为独特的生物物种,人类未来的命运又将如何?2011年,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Harari)在其畅销书《人类简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中,曾试着回答过这个问题。在那本书的最后,作者预言,伴随基因工程、仿生工程以及人工智能等“黑科技”的成熟及应用,作为物种的“智人”(Homo Sapiens)将会逐步消亡。也许是意犹未尽,仅仅过了四年,《人类简史》的姊妹篇《未来简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便付梓问世,而赫拉利也得以继续前一部书中尚未充分展开的话题——围绕人类往何处去、特别是科学技术在人类兴亡史中扮演角色的探讨。

                一、主體間性與意義之網

                虽然《未来简史》引用了更多当代生命科学以及认知科学的前沿成果,但我们仍然能从中总结出某些一以贯之的理论“预设”,藉以从作者所描绘的纷繁复杂的事项中窥见一条草蛇灰线。在上一部《人类简史》里,赫拉利花费大量笔墨,叙述了人类是如何走到今天、以及如何从普通的动物中脱颖而出,成为这颗行星上最为成功的物种的。这里面牵涉到一个“人类的特殊禀赋为何”的问题,即:帮助人类走向物种巅峰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能力或特质?在赫拉利看来,智人之所以能够征服世界,其原因并不在于拥有意识心灵(a conscious mind),也不在于卓越的智力以及制造工具的能力——就心灵而言,很多物种,诸如鼠、犬、海豚或黑猩猩等同样拥有意识,以及拥有充满感觉和情感的内心世界;而就智力而言,两万年前人类智力和制造工具的能力远超现代人的水平,却仍比今天弱小得多110。人类真正的特殊性在于,地球上只有智人发展出了使陌生个体进行大规模和多样化合作的方式,而支撑这种合作的,其实是智人独有的天赋——运用符号进行交流和互动的能力。演化过程中偶然性的基因突变赋予了人类进行复杂言语的功能,藉由语言,人类得以将自己的心灵以概念和逻辑的形式表达出来,并使其他个体理解。

                在赫拉利看來,與其它群居性動物相比,人類語言真正獨特之處,並不在于傳達關于客觀現實的信息,而在于能夠傳達一些原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人類社會生活中幾乎所有範疇,政治、經濟、文化,從宗教信仰到現代國家、從法律和人權到公司企業、金錢資本,實際都屬于“虛構的事物”。但當這樣一種主觀的想象成爲一群人共同的想象的時候,虛構的事物便具有了客觀性,成爲“主體間的”(intersubjective)現實,並且能夠實實在在地作用于其中的個體,使其感受到它的真實性。人與黑猩猩真正的不同,在于只有前者才能藉由共同的想象,編織出一幅主體間的意義之網。作爲人類,我們善于編織意義並生活于其中;而編織出的意義,將千千萬萬的個人、家庭和群體聯結在一起;“想象出來的秩序”構成了我們的社會,也成爲了人類強大之源。

                以上见解构成了赫拉利的思想底色,也使他与同为热衷探讨“大问题”的其他人类史学者,例如写出《第三种黑猩猩》(The Third Chimpanzee: The Evolution and Future of the Human Animal)以及《崩溃》(Collapse: How Societies Choose to Fail or Succeed)等作品的人类学家戴蒙德(Jared Diamond)构成了有趣的对照——戴蒙德作为最早受生物学训练的人类学家,更多是将地理和环境作为主要动因,来解释人类社会的演化和更替;而赫拉利作为历史学家,则明显偏向于人文主义的立场,主张人类社会与文化的建构性质。总体上来说,虽然生物学能够为说明人类行为提供理论框架,例如将其统一归因为基因的作用、自然选择或是性选择,但智人人种在基因层面上的高度一致性,限制了这种说明的力量;而人文主义方法论由于强调人类创制意义的丰富性,它比生物学还原论能更细致地解释人类生活方式以及思维方式的多样性,以及构筑于其上的文化与社会的多元性。

                二、敘事、人文主義與科學的契約

                “虚构故事是人类社会的基础和支柱。”认知革命后,人类先后经历了狩猎-采集社会、农业社会以及现代社会。每一次社会形态的变迁,实际上都对应着相应的叙事模式的改变。例如,农业革命之前,在人类的史诗以及神话中,智人往往只是动物中的普通一员,人与自然界的万物之间并不存在明确的支配和被支配的关系;而随着农业社会的到来,人类被抬升到一个特殊的位置,其它动植物则变成了家畜和农作物,成为供人类支配和使用的资产。该时期成型的各种有神论宗教(the theist religions),如犹太教、婆罗门教等,大都发展出了体系化的学说,对人类的独特性信念展开论证,并且说明了人与动物截然不同的缘由,二者的新型关系由此被合法化;同时,这些宗教通过宣扬一种“神圣的秩序”,也规定了人类内部的不同等级(例如阶层、种姓、性别、民族)在社会生活中所应扮演的“自然”角色,给本是人为的社会分工赋予了一套神圣而自洽的逻辑。

                與農業革命類似,近代科技革命再一次改變了人類的敘事-社會結構。今天,科學知識憑借其確證性和可檢驗性,已經成爲我們這個時代毋庸置疑的“真理”。但在作者看來,由科學發現構築起來的知識系統並沒有改變人類社會的敘事本質,而僅僅改變了敘事的內容。一方面,科學關乎真理,但它更關乎秩序。近現代科學孕育自中世紀基督教的襁褓,它自誕生之日起,便致力于對宇宙“法則”的追尋,這種旨趣的背後實際上是一種將人類生活的世界進行合理化的努力;另一方面,科學發現並沒有抹除人類的信仰系統,反而催生出了一套全新的信仰系統,即人文主義。藉由與科學達成某種“契約”,當代人類社會便構築在這樣一種新敘事的基礎之上。

                與傳統的知識形態不同的是,科學知識不再相信我們所生活的宇宙存在一個“偉大而神聖的目的”,也不再將人類視作某種“偉大計劃”的一部分。“就我們目前最先進的科學所知,整個宇宙就是個盲目而沒有目的的過程,充滿各種雜音和憤怒,但這些都毫無意義。我們只是在一個行星上占據著再小不過的一點位置,存在著再短不過的一段時間,如麥克白所說的那個可悲演員,在台上得意或失意了一會兒,就再也悄無聲息。”目的論的式微,直接抛出了一個對人類來說極爲致命的問題,那便是“意義的喪失”——如果這個世界正如科學家所說的,不再有任何意義,那麽,作爲生活在其間的人又當如何自處?我們應當如何確定自己當如何行事?人類承受不了意義的喪失,正如前文所述,如果沒有意義,人類的大規模合作便無從談起、社會便會崩潰。而人文主義在此時出現,恰好彌補了“上帝退場”後的意義空白。人文主義的基本主張,是“由人類來扮演上帝在基督教或真主在伊斯蘭教中扮演的角色,或自然法則在佛教和道教中扮演的角色。傳統認爲,是偉大的宇宙計劃爲人類生活帶來了意義,但人文主義讓角色逆轉,認爲是人類體驗爲宇宙賦予了意義。”

                人文主義通過賦予人以崇高的地位,在“上帝死了”之後實現了對現代社會的救贖,也讓人類暫時找到了生活的意義和存在的根據。作爲一種“類宗教”,人文主義使人相信,人生的意義在于“通過各式智力、情緒及身體體驗,充分發展人的知識”,由無知走向啓蒙、由匮乏走向豐盈(無論這種豐盈是物質意義上的還是精神意義上的),從而使生命得到充分的展開、使人生的價值得到充分的彰顯;不僅如此,現代社會還通過諸如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等各種經濟、政治以及文化教育的體制,將個人牢牢地捆綁在社會之中,並將整個人類史無前例地黏合在一起。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人文主義宗教所帶來的人類的大規模協作,其力量和效用要遠勝于任何一種前現代的意識形態。但是,這裏面存在著幾個潛在的危險:其一,人文主義是在一個沒有目的論的世界裏爲人類尋找“目的”和意義,同科學知識一樣,人文主義所倡導的多元價值觀和體驗哲學更多地是在論證何爲“正當”(right)而非何爲“善”(good)的問題,它實際並不能真正地爲智人找到心靈的歸宿、或是告訴智人什麽樣的生活是真正值得過的;其二,人文主義信條的合法性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它所依附的經濟社會制度,而一旦這樣一種制度出現問題,例如經濟危機出現,人文主義信仰的基礎便會遭到削弱;其三,也是作者赫拉利在《未來簡史》裏重點擔心的,是人文主義與科學契約的穩固性問題。

                当代人文主义信仰的确立,有赖于它能够契合当代科技发展的现实,使人文主义与当代科学技术之间能够通过“联姻”,共同赋予人类社会以稳定的价值体系。但这里面的危险在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具有不确定性,一旦科技的发展逾越了人文主义所设定的框架、甚或新的科学发现推翻了人文主义的基本预设,当代社会的价值基础便会霎时崩塌。赫拉利认为,当代科学技术的新发现、已经使科学技术与人文主义的联盟出现了裂隙。“21世纪的科学正在破坏自在主义秩序的基础。”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中,孕育着侵蚀甚至颠覆人文主义基本信念的致命要素。例如,为各种人文主义信仰奉为圭臬的“自在意志”学说,已经越来越多地被生命科学的实验结果所否证。研究表明,人的意识以及情绪,本质上是各种生物电化学反应,当我们能够打开意识的黑箱,获得调理乃至操纵大脑所思所想的能力时,所谓“自在意志”、“独立个人”等观念便不过是一种虚妄。不只如此,当下计算机智能的迅猛发展,同样也把人的行为归结为某种“算法”(algorithms),因而是可以被设计和替代的。而一旦人工智能等新的算法能够在绝大多数领域胜过人类,就像Alpha Go所做的那样,人以及人的思想、意识能否还有价值?再者,当人类彻底掌握了基因编辑技术,能够通过精确编辑基因来对人种进行改良,培育出新的、更“完满”的“人类”——赫拉利称其为“天人”(Homo Deus)——时,新的人种与现有智人之间如何还能适用“人人受造而平等”这一“不证自明的真理”?

                三、“天人”的想象與現實

                “站在第三個千年的起點,自在主義受到的威脅不再是‘沒有自在個人’這種哲學問題,而是來自科技的實實在在的挑戰。”當前沿科技摧毀當代人文主義敘事,人類又將編織出什麽樣的新故事來維系社會的存續?赫拉利設想了兩種可能:科技人文主義(techno-humanism)和數據主義(dataism),前者是通過基因工程來升級人類心智,把人變成類似《超體》(Lucy)裏斯嘉麗·約翰遜的狀態,從而繼續將(改造後的)人類置于故事的核心;後者則是讓信息和數據取代人的位置,讓人類逐漸放棄直覺和經驗,直接聽命于大數據的決策和分析,將舊敘事中對人的崇拜置換爲新故事裏對算法的崇拜。人類社會將呈現電影《她》(Her)中的樣子,由一個操作系統滿足所有人對于日常生活、工作、陪伴甚至愛的需要。

                2017年初,《未來簡史》中文版問世。由于該書的結論再一次印證了當代前沿科技所具有的變革社會的巨大潛力,其中關于未來社會不確定性的表述,在很大程度上契合了當下中國新中産階級的集體焦慮,故迅速爲白領精英們所熟知。諸如“認知升級”、“人類迎來第二次認知革命,人工智能和算法將戰勝自在意志,99%的人將淪爲無用階層”等故作驚人之語,先于全書的理論脈絡,被國內的互聯網書商、知識大V們抽取出來,變爲商業資本運作下的成功學素材。俗話說“菩薩畏因、衆人畏果”,我們倒不必執著于作者對未來的預言——實際上,赫拉利本人對社會科學預測未來時的反身性效應有著清醒的認識,正如他在書中所言:“知識如果不能改變行爲,就沒有用處;而知識一旦改變了行爲,就會立刻過時。”同時,我們也大可放心,當前科學技術的發展尚未超出社會的自我調適能力。透過《未來簡史》,赫拉利真正想讓我們和他一起憂慮的,是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終將有一天會鏟除我們賴以生存的、對于這個世界擁有意義的美好想象,不管這個意義是人類的野心還是人類的美德。艾略特說過,“人類承受不了太多現實”,而海子詩雲,“和所有以夢爲馬的詩人一樣,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聽見背後科學技術日漸轟隆的腳步聲,我只願在它還沒有追趕上我們的短暫時刻,享受生而爲人的最後一點歡愉和榮光。

                  原載于《科學與社會》2017年第3期

                  <kbd id='85jfdd'></kbd><address id='85jfdd'><style id='85jfdd'></style></address><button id='85jfdd'></button>

                          <kbd id='85jfdd'></kbd><address id='85jfdd'><style id='85jfdd'></style></address><button id='85jfdd'></button>

                              热门地区: 无锡 武安市 邵阳 呼和浩 滁州 贺州 定州 临清 日照 宁波 尚志 滨州 新乐市 东港 临安市 肇东 韶关 常熟市 盐城 张家港 邳州 辽阳 茂名 衢州 珲春市 绵阳 保定 南汇 宝山 聊城 宁波 江津市 台州 凉山 营口 东莞 盖州 牙克石 瑞安 兴化市 广安 扬州 大足县 唐山 鹰潭 牡丹江 柳州 九江 丹东 海宁市 枣庄 临沂 广西 贺州 抚州 双城 如皋 余姚市 黑龙江 防城港 漳平市 哈尔滨 蛟河市 牡丹江 长乐市 常州 太仓市 顺义区 东台市 邯郸 本溪 湛江 商洛 铁力 唐山 新民 如东 高密 遂宁 邹城 河间市 铜仁 延吉市 沈阳 蚌埠 淮安 海宁 闵行 福州 卢湾 合肥 六盘水 金华 明光 上虞市 南安 芜湖 云浮 济南 长兴